网站地图   ENGLISH
您的位置:金狮贵宾会 >>专题专栏 >>疫情防控 >>集团动态
疫情防控
集团动态
  
身在海外 心在楚天 安哥拉分企业积极投身疫情防控阻击战
字体大小: [大]   [中]   [小]
  2020年02月04日   点击数:57   来源:海外事业部   撰稿人:海外事业部
      不问价格  但问出处

  “卞总,Tomas推荐的这家口罩供应商价格临时涨了七倍,而且需要现金交易,实在是太贵了,咱买不买?”

  “贵,比人命贵吗?买,一定要买!……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一定要把货盯住!”

   他是金狮贵宾会安哥拉分企业总经理,他叫卞杨。37岁,事业如火如荼,一个美丽姑娘的丈夫,一个四岁孩子的父亲。

    但在这一切之前,他是一名党员,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

    年前,卞杨返回国内准备参加职代会,在此期间通过媒体和企业宣传,他了解到武汉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应急防控物资严重短缺,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在企业本部作出指示之前,他便电话要求安哥拉分企业动用经营上的当地合作伙伴渠道,提前做好口罩采购准备。

   不得不说,他的业务嗅觉让他再一次占了机先。安哥拉分企业在当地最大的合作伙伴,波兰人Tomas听闻安徽建工请求帮助购买口罩很是诧异,在了解疫情情况后大受感动,马上表示发挥能量,直接对接当地口罩生产厂家,努力保障第一手货源。

    50个小时,第一批7万个口罩订单确立,卞杨听到汇报后松了一口气。但当他打开现场发回的口罩生产厂家图片时,他动摇了。安哥拉地处西非,国家防疫意识淡薄,当地生产的口罩普遍价格便宜、质量低劣,现场发回图片显示厂家生产脏乱无序,成品包装更见不到任何检验标准。将这些口罩发运回国,究竟是帮忙还是捣乱呢?

 “性命攸关,宁缺毋滥。”卞杨团队最终支付了部分违约金,放弃了这批已签订单。这也给卞杨敲响了警钟,在国内的他花费大量时间查阅资料,并将口罩检验标准和假货鉴定经验一一传递给现场。

    又是几天几夜的连续寻找,数百个打去现场的电话。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传来了好消息,经tomas牵线,罗安达东郊有经销商尚有部分符合欧盟EN149标准的FFP口罩出售,此时已是27日。

    卞杨当即指示,在确认货源真实性后,第一时间吃下这批口罩,并尽早发运国内。但第二天传来消息,口罩供应商大老板觉得奇货可居,对新客购买第一批只肯出手1万只,并且价格涨了几倍,必须现金交易。

  没时间做斡旋。卞杨指挥采购团队成员,在确认口罩为正品FFP口罩后,几乎没怎么还价的情况下就签订了协议。“告诉他们,他们存货量大,大家还收。中国的肺炎很快就会过去,他们囤的不是金子。”在得知第一批货物将于2月5日凌晨运抵国内后,卞杨长长出了一口气,他心里清楚地知道,这场性命攸关的境外防疫物资采买竞速赛,才刚刚开始.

   甘冒奇险,锁定货源

  “疫情没结束,大家不停歇;国内有需要,大家再努力。”这是安徽建工喀麦隆分企业总经理、防疫物品采买小组组长程帆的誓词。

   境外采购防疫物资的难度,远远超过国内的认知。各大药房口罩售罄,当地生产厂家标准难以达标,更有一些指望发国难财的中外组织肆意囤货扫货。

    程帆为此既愤慨又忧心,从25日至30日间马不停蹄跑遍了三个城市几十个药房和外资医药工厂,几经周折才谈下一批合适的货源。平时,在非洲当地采购转账汇款需要几天时间,程帆实在等不了。为了抢时间,采购小组冒着极大的风险,提着大笔现金,在当地机构上班前就蹲守在门口,锁定防护用品货源。“现在大家不惜代价,有多少要多少,能找到的都买回来了。连续48小时,包括大家施工会议大厦和其他历史项目积累的经销商和当地朋友全部都在帮忙,他们说,只想为中国出一份力。”

    在程帆和喀麦隆采购小组全员的不懈努力下,目前已基本敲定10000个口罩的货源,受限于现在前往国内的各大航班停飞,采购小组正积极寻求其他能空运至国内的渠道,确定后即刻发运防疫物资。

    披星戴月,保障通关

   “前几天从安哥拉回来的航班原计划是凌晨2点左右到浦东机场,结果遇上大雾,当天下午才到达,可卞总他们凌晨就到了,足足在那里等了7个多小时。”记者了解到,近期安徽建工安哥拉分企业采购到的口罩等防疫物资已分批运抵国内,因绿色通道运力紧张,分企业总经理卞杨亲赴机场指挥,一边协调物流、一边对接现场,在国内过着“安哥拉时间”,防止错运漏运。目前首批10000个口罩已运抵合肥,并统一捐赠给省疫情防控指挥办。

    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了卞杨,后者对成功采运防疫物资表达了振奋,对滞留机场期间所做的准备工作和心理变化却寥寥数语带过。在记者追问下,卞杨向记者描述了以下情况。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几个等待的同事本都乏了,却突然被机场一阵骚动惊醒。老吴重新掩了掩口罩,起身去问,回来说好像国内航班接机厅那边查出疑似病例了。”

  “大家顿时都清醒了,互相对视了一眼。不多时,果然有一队重装防护服的医护人员向接机厅方向列队小跑过去。”

  “我也不晓得说什么,回头看了看跟我一起守着的哥几个,才发现他们也在看着我。隔了一会,我跟他们说,不行老吴陪着我,你们其他人先回去吧,到宾馆休息会,早上再来替大家的班。这飞机误点没个准,还不知道啥时候到。”

  “大家心里应该都是认可的,推托几句便也纷纷把外衣披上,就在这时候,忽然不知哪个吊孩子嘟嘟囔囔来了一句:“机场来来往往这么些人,这时候才查出来……万一大家已经感染了怎么办?”(大家都知道,肺炎有1-14天潜伏期),顿时大家都哑了。我说了句“瞎掰扯什么”,却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过了一会儿,年纪最轻的小李突然说“我还是不走了吧”,接着将身上原已披好的大衣重又抖下来,放在胳膊上搭着。我走上一步想去拉他,但他低下头玩手机,再也不看我。紧接着其他哥几个也看着我默默点点头,一个个的坐回位子上。最后大家一行七个人没有一个人提前离开!当时我心里真的是超感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有这帮兄弟,赴汤蹈火,又有何惧。

    说到这里,卞杨的声音也有些发颤。记者听在耳中,鼻子一酸,眼泪下来了。其实换个时间可能没有这么激动,只是正逢春节,人老多情。

版权所有 金狮贵宾会 Copyright 2016 By Anhui Construction Engineering Group
电话、传真:+86 0551 62865010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黄山路459号安建国际大厦26-29楼
技术支撑:金狮贵宾会信息管理部 皖ICP备05003346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038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